明月松間照

YO

防彈村莊 (一)、(二)

*OOC *文筆差
*HE吧?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更
*Run BTS!ep.47-48 設定
*「」是閔玧其的心聲
*繁體

(一)

  烈日當空,自五月悄然地來臨,太陽就變成白天當中的保安員,總是堅守自己崗位。就像警察局的新人田柾國一樣盡忠職守,可是最近他老往餅乾店那邊跑,大熱天還不嫌熱,天天去那裡報到,真不知道還以為那裡才是警察局。
  不過說到最盡責的就莫屬大熱天還要跑來跑去送郵件的快遞員不可了。“碩珍哥,餅乾店斜對面的店鋪好像快裝修完了,聽說是叫J-hope超市呢。”身形修長、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男子簽下名字後道:“拿自己的名字當店名嗎盒盒盒盒盒盒” “哥,你別忘了這裡叫MG銀行阿”
  面前的男子神情突變,紅著耳朵說:“呀,我跟他又不一樣%€¢_&√¤•%&”快遞員聽到rap後趕緊拿過筆和簽單後便趕去下一個地點。
  快遞員拿著一大盒箱子來到花店門口,“玧其哥,旁邊的超市快開張了,你有沒有聽到甚麼消息?”一名膚色白得反光、圍裙上插著一束花的男子冷淡地說:“哦。”直接無視了後面的問題。“請在這裏簽名。”快遞員臨走時向男子微笑,說:“下次哥不要買那麼多東西了,每次都重死了。”男子嘴角微微上揚,只是快遞員走得太快,根本看不見。

  “老闆?”一個穿著頗為花俏的男子在花店門口呼喊。閔玧其抬起了頭,和他對望著。“那個...我在旁邊開了超市。今天開張了,請多多指教!”男子在酷熱天氣下仍然滿面笑容。
「好像盛開的孔雀花一般。」
  這時,盡職的快遞員也來到花店門口前。“你好阿,我是隔壁物流公司的快遞員。”他的聲量不大,但足以令街道上的各位都聚集在一起。“你好,歡迎來到防彈村莊” “你店鋪是賣甚麼的?” “好餓阿”“你沒吃午飯嗎?” “最近生意怎樣阿?” “好熱阿這裡。” “今晚辦個聚會不?”只有六個人,其中一個還是剛見面的,但卻能吵出六七十人的聲音。
「好吵阿...」
  閔玧其坐在椅子上透過玻璃門看著他們,正打算帶上耳機時,玻璃門因被推動而發出聲音。“玧其阿,晚上六點半到我家,我們要辦聚會。”
「(嗶),就倚仗比我大就指示我。」

  “叮咚”閔玧其站在1204門前。開門的是一頭棕髮的人,對望的瞬間看見對方瞳孔中的自己,是對清澈無比的眼睛。
  “花店老闆!快進來吧。”對方熱情地向自己招手,仿佛是很熟絡的朋友。
「又掛上了那個笑容。」
  閔玧其毫無表情地直接走進屋裡,語調平淡地說:“我叫閔玧其”“我是鄭號錫”
  屋裡只有在廚房做菜的金碩珍、在廚房盯著金碩珍的金南俊和在客廳裡肆無忌憚地玩弄別人家玩偶的閔玧其以及在一旁正坐的鄭號錫。“那個...你喜歡玩偶嗎?”鄭號錫與人溝通的技巧是高超的,只憑停留在花店門口的片刻便可得知,但卻不適用於閔玧其身上。
  “叮咚” “我去開門吧!”在屋裡獨自尷尬的一人逃離了這個場面。
「用得著跑嗎...」
  “碩珍哥!我們買了草莓”聲音從玄門口傳來。金南俊從廚房走過來接住袋子便又進去廚房。忙內line的到來讓場面不再尷尬,充滿朝氣。只是有點矯枉過正了,場面十分吵鬧。“柾國呀,你玩這個遊戲嗎?” “泰亨你不要偷吃了,再吃就沒了” “哥,今晚有甚麼菜?” “我餓了阿...碩珍哥快點吧~”閔玧其有點忍受不了面前六個人的吵鬧,皺著眉頭去了廁所。
  儘管鄭號錫從未提及他和閔玧其之間的氣氛,但旁觀者早就察覺到。朴智旻道,“號錫哥,其實玧其哥很好相處的。”金泰亨在一旁聽到後說“號錫哥以為玧其哥很難相處嗎?” “你就跟柾國在那邊卿卿我我,當然不知道,可明顯了”朴智旻訴說著被忙內們背叛的痛苦。
  朴智旻見閔玧其從廁所出來了,趕緊在鄭號錫耳邊道,“總之阿,玧其哥是個外冷內暖的人。”說完便去找忙內玩了。幸好此時金碩珍已經準備好飯菜,鄭號錫不必再擔心場面尷尬起來。
  飯桌上有各種各樣的料理,有海鮮、肉、湯、泡麵等等。每盤都疊了一層層,看上去很多,但一下子就一掃而空,只有那碟蝦依然「苟存」。鄭號錫還沒習慣跟金碩珍、田柾國等人吃(搶)飯(食),還沒吃下半碗飯,菜就已經被吃得一乾二淨了,他自然地向那碟蝦伸手。閔玧其一直低頭專心吃著蝦的時候發現有一隻手向他而來,他自然地撥開那隻手,抬頭才發現手的主人並不是愛搶食的忙內們。
「搞砸了...」
  鄭號錫被撥開手後終於知道那碟蝦存活的原因,他也識趣地不再打蝦的主意,而是埋頭於白飯之中。洗完碗後不知道是誰開始提議喝酒的,很久都沒聚會的眾人都興致勃勃地高舉酒杯、暢飲。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聚會的主人公--鄭號錫的酒量像雨後路邊的一個小坑,能裝的就只有那麼一點。
  聚會結束時可用狼狽來形容,鄭號錫從喝酒開始就倒在地板上,朴智旻則比較好,靠在牆邊睡著了,金南俊則是躺在金碩珍的大腿上,偶爾爬起來撒個嬌。相較之下,金泰亨的畫風與他們截然不同,他拿著空的酒瓶到處亂舞。剩餘的三人則比較清醒,不是酒成員的閔玧其提議結束聚會。
  “玧其阿,你幫忙帶號錫回家可以嗎?”金碩珍一邊鋪著棉被一邊說。閔玧其靠著門說,“把他放在你家裡睡不行嗎?”金碩珍扶著金南俊進房裡,傳來聲音:“家裡只有多一套棉被,我已經收留了智旻了。”閔玧其皺起眉頭說:“田柾國那小子呢?” “柾國他和泰亨早就回去了,泰亨醉了也不好照顧,你就幫幫忙吧。”沒法拒絕的閔玧其只好扶著鄭號錫回家。到了路邊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鄭號錫家的地址,看鄭號錫完全睡過去了,要弄醒也不容易。無計可施的情況下,他只好先帶鄭號錫回他家。

(二)

  一陣痛感從頭部傳來,鄭號錫皺起了眉頭。在沙發上糾纏了一下正打算起床煮個解酒湯的時候,一開眼才發現,這不是他家的床,旁邊的擺設也單調得不像他家。雙腳輕輕地落地,環視了屋子的佈局後,他緩慢地向房間出發,悄然地打開房門。對男性而言稍微纖瘦的身形在棉被底下捲成一團,只有一小撮金髮露出了棉被外。雖然他對棉被底下的真面目很好奇,可是頭依然在痛,他回頭看發現桌上只有一盒止痛藥。雖然擅自拿別人的東西是不好,可是此時他也顧不上了,抱著“頂多之後再賠一盒”的心態,搭配上剛從廚房擅自倒的水吃了。藥效很快就發作,解決了頭痛的問題,接下來就是那頭金髮的身份謎團。
  “叮鈴叮鈴叮鈴叮鈴”手機的鬧鐘聲急切地穿過褲袋傳遞到鄭號錫的耳朵。鄭號錫掏出手機,是平日起床的鬧鐘。雖然他關鈴聲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但閔玧其比他更快。一股低氣壓從房間方向散發至屋子的每個角落,鄭號錫剛關上熒幕抬頭,那個謎團就輕易破解了。
  也許是藥效的副作用,也許是還沒清醒過來,也許是驚訝於與想象中不同的面前人,鄭號錫呆了一下。“是花店老闆阿...閔...玧其?”對方聽到後卻沒有任何回應,直接走進廚房。鄭號錫大腦跟不上閔玧其的行動,想跟過去廚房看看,結果被一句“坐下”趕回去客廳。不久後,閔玧其拿著兩碗粥出來,一碗放在鄭號錫面前,默默不語地吃了起來。鄭號錫見狀,也默默地拿起匙子吃粥。鄭號錫的粥上面有幾隻昨晚只能看不能吃的蝦,他瞄了一下閔玧其的碗--只有滿滿的白粥,又瞄了一下閔玧其本人--神情自若地吃著粥。鄭號錫低頭繼續吃粥,想起了朴智旻那句“玧其哥是個外冷內暖的人”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並暗自把“外冷內暖”的標籤貼在了閔玧其身上。
  J-hope超市開了一個星期,以較為遠離市區的村莊而言,生意算是相當不錯。最近天空陰晴不定,天文台說是有颱風來襲。鄭號錫本打算提早收工,回家繼續看他沒看完的電影,但閔玧其卻在關店前一刻進來,買了兩罐貓糧。鄭號錫在收錢時問“玧其有養貓嗎?怎麼沒見過?”對方接過零錢,說“沒養,只是流浪貓。還有,玧其?”“呀...你不喜歡我這樣叫嗎?”“我93生”閔玧其說完便走了。鄭號錫想起之前都是直呼閔玧其全名的無禮行為。他追過去道歉時看見閔玧其正在花店的門口背對著他,好像在打開剛才的罐頭。“啪嗒!”閔玧其把罐頭放在地上,一隻骨節分明、指節修長的手幫貓順毛。鄭號錫伸頭過去,是一隻身形瘦小的黑貓,眼睛不大但又更可愛,瞳孔是午夜藍的顏色。它吃完罐頭便甩甩貓尾打算離開,“它要去哪裡?”鄭號錫好奇地問。“不知道,野貓就是這樣。”語氣中仿佛夾雜著絲絲溫柔。鄭號錫想起天氣預報,擔心地問,“可是等下要打颱風了,它會沒事嗎?”閔玧其很難得地瞳孔震動,他轉頭看著鄭號錫問,“那要怎麼做?”鄭號錫拿起想逃走的貓,抓住它的貓爪揮著,提高聲調地說,“那玧其哥帶我回家吧。”

  颱風就像不速之客,來得突然,走得也突然,沒過兩天就沒蹤影了。防彈村莊雖然小,也沒做甚麼預防設施,但幸好沒有釀成傷亡。鄭號錫一大早就到了店鋪打理,清理好店內的玻璃碎後便在大門上掛上“開始營業”的牌子。這時,一隻黑貓在門口經過,屁股一扭一扭地往花店的方向走。鄭號錫記得這隻貓,不見閔玧其在它身後,憶起前幾天一人一貓黑漆漆的背影。“你在看甚麼呢?”一把大叔語氣的聲音由遠而近的靠近。鄭號錫轉頭道“碩珍哥...你有慢跑的習慣的嗎?” “哼,為了能吃遍天下美食,我可是天天早上都慢跑的!” 鄭號錫打量了下對方的身材,道“對了,那碩珍哥知道玧其哥在哪嗎?” 金碩珍一邊在原地踏步一邊有些氣喘地回應:“玧其阿...在睡覺吧,花店也是中午才開的” 得不到理想的回應,鄭號錫的嘴角往下呈三角形。他禮貌地道謝後便跟隨著那隻貓到隔壁花店。鄭號錫不知道為甚麼感到不滿,也許是出於貓主人的不妥照顧,也許是出於花店老闆的偷懶,也許是出於閔玧其晚睡晚起的習慣。
  黑貓半個身子都趴在店的玻璃門上,似乎想推門而進。鄭號錫這次熟悉地抱起貓咪,熱氣撲到貓的臉上,“我們不要理玧其哥,我們一邊玩去。”

如果每個人是大哥的話...

之前看直播時的小小靈感
-OOC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超短

金碩珍:雖然是老大但沒有架子,不滿時口頭上一直說rap 花式抱怨 但手上還是幫弟弟切牛排喂他

閔玧其:“你做完它吧 我先休息一下” 把事情都交給弟弟做 但是有問題時就會第一時間站出來 很可靠、令人安心的存在 同時懂得很多冷知識

鄭號錫:會照顧好弟弟 切牛排喂弟弟不在話下 但同時也會有威嚴 生氣起來很可怕 但都是為了弟弟好

金南俊:會幫助弟弟做事 懂得很多知識 但還是不免搞破壞 會對自己多份責任感 會注重整體而稍微忽略個人

朴智旻:會幫弟弟忙,會經常找弟弟玩,逗弟弟是日常 軟乎乎 治癒弟弟的哥哥 被弟弟欺負

金泰亨:會跟弟弟一起玩 生氣也沒有威嚴 很容易哄 不會在意弟弟沒大沒小

田柾國:“終於可以隨便打他們了”會根據心情來打弟弟(#
懂的東西很多 也很有天賦 會教弟弟 做事很有條理 經常幫忙

*OOC
*雙向暗戀
*清水向

-閔玧其視角-

  圓潤的指尖,纖細、修長的手指,微微突起的骨感,稍微粗糙的薄繭。那雙比自己略微細小的手,但卻總把我的手緊握在手中。
  我不習慣跟別人有身體上的接觸。在練習生時期,一開始,金南俊和我也不是屬於那種將情感表露無遺的人。雖然我們因為年齡相近、取向相似而交情甚深,但亦沒有過多肢體上的接觸。
  當上練習生之後沒多久,他就來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還很青澀、內向,不敢向其他練習生搭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比我小,又需要幫忙的緣故,又或者只是因為那天我閒得無聊,我竟然主動向他搭話。其實仔細想想,我根本不需要去幫他,但也幸虧這份無聊。假如我沒有這股勇氣,也許我們不會有過多的交流、只是點頭之交。畢竟,我跟他其實南轅北轍,無論性格、社交、處事方式等。

興許正是他的不同,我漸漸地沉淪於一個名為他的漩渦。

  不知何時起,漸漸習慣了那雙在疲倦時幫忙按摩的手。那雙在緊張時握緊我的手。那雙在寒冬時悄然塞暖貼的手。那雙會在睡著時幫忙蓋上被子的手。

那雙屬於他的手。

  自意識到我對他的感情後,我就總是有意無意地靠近他,偶爾說出些與眾不同的話來引起他的注意,在「兄弟」、「成員」這些詞的掩蓋下作出各種肢體接觸。

“哥你最近很喜歡牽手誒”“是嗎”

我並不喜歡牽手。只是牽手,是最平凡的肢體接觸,但能牢牢抓緊你。

我只是喜歡你。

-鄭號錫視角-

  “是嗎?”又被輕輕帶過了。玧其哥總是很熟練地躲過「危險地帶」,他仿佛能夠看透問題的本質,又或者只是像隻反應力強、能夠在危險發生前停下來的貓而已。
  他真的很像貓。偶爾作出一些討好、明顯帶有愛意的行為,但當被靠近時又會轉身離去。也許與貓之間本來就應該要保持一段的距離,才不會有患得患失的感覺。
如果要說他哪裡跟貓不一樣,大概就是沒有貓銳利的爪子吧?手掌軟軟的,可以一把抓住,整個牢牢握住,有時候還可以偷偷揉揉那光滑細嫩的皮膚。
  我喜歡在緊張的時候偷偷抓住你的手或是在鏡頭前找點藉口揉一揉,讓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
  所以,在你忍不住要陷入「困境」前,你的貓爪都是只屬於我的。

咖啡

*主錫糖 附加一點南碩
*繁體
*短文 HE 文筆差
*如有雷同 實屬巧合

-鄭號錫視角-
  咖啡的味道對我而言很陌生。曾經在年幼時因想體會當大人的滋味而偷偷喝過父親杯中的咖啡,是苦澀的味道。我不能體會到所謂大人才懂的美味。而當我出道後,我還是未能學會那份美味。苦澀,而帶點酸甜。也許是我經歷的世事還不夠多吧?
  玧其哥和南俊在有了屬於自己的工作室後,經常呆在裡面工作,甚至比呆在家裡的時間還長。經常看見一杯杯的咖啡陪伴他們。偶爾會看見碩珍哥會在夜裡沖咖啡,說是去慰勞還在工作室工作的兩人。然而大家都知道,碩珍哥的目的地其實是南俊的工作室。
  第二次品嚐咖啡的味道是在慶祝我和南俊成年的聚會當晚。當天的事在我腦中很模糊,我只記得當天我喝了不少酒,以及玧其哥口中,美式咖啡的味道。我記得,當時的月光覆蓋在玧其哥的身上,他為了照顧我而留下在我枕邊。看著他粉嫩、薄薄的嘴脣,我不禁產生品嚐它的想法。我偷偷地把自己的嘴脣輕輕地覆蓋在他的嘴脣上,就像當年偷偷嚐過父親的咖啡一般。只是添加了一份酒味和甜味,環繞在我的嘴邊。
  不知何時起,我開始習慣美式咖啡的味道,也許是有了玧其哥的幫助。舌頭溫柔地刮過口腔的每一角,像是在品嚐嘴中的味道。玧其哥推開我後,臉上帶點紅潤、喘著氣喊:「呀 鄭號錫」我微笑著看著對方,炸毛的樣子真可愛。
  在寫小確幸list時,不經意想起對方的樣子,便寫下「在吃飽後喝一杯冰涼的美式咖啡」嗯,吃飽後品嚐一下美式咖啡是小確幸呢。

-閔玧其視角-
  那小子...最近在床上一睜開眼就是他的胸口。也不知道他是甚麼時候進來的。明明自己是在下午才會醒來,但早起的他總是會在早一步緊抱著我睡覺,感覺他在我身上裝了監視器,得找天好好清理一下房間、找出監視器。...嗯,還是只找到監視器算了吧。不過那小子好像每次都在睡前喝了杯美式咖啡,每早都能嚐到淡淡的咖啡味。每次醒來的時候本來是心情悶悶的,但一看見他,又好像一掃而空,不過 最主要還是他有美式咖啡的味道。
  也不知道他是甚麼時候開始喜歡喝咖啡的。那個初來乍到、甚麼都不懂只懂跳舞的小子,如今已經變成成熟、有品味(特別是那個橡果包包)的男人了。
  不過他還是不夠成熟。都大熱天了 還總抱住我睡覺,每次都得把空調調低,電費都貴了。找天得好好責備他一下才行。

-完-

忽然就有了靈感,但Suga視角的又短小,就加在這邊吧。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加了。

清水向 雙向單戀 現實向
*繁體  OOC
*文筆差、人物視角不時變換 請注意
  2013.01.01 他們仍不清楚自己是否會出道,對不可預測的前途感到迷茫。他們暫時放下對生活上的疑惑、煩惱,約定好在向家人拜完年後一同到遊戲廳,玩他們很久沒玩、應該屬於他們青春回憶一部分的遊戲機。可惜的是,閔玧其沒能到,只有六個人。
  其中感到最惋惜的莫過於鄭號錫。鄭號錫最近總是想起閔玧其,可能是新年越來越靠近的關係吧。上次洗完澡出來時經過露台,聽到玧其哥和他家人吵架。儘管哥穿得再多衣服,感覺哥還是很冷很冷,不只是因為站在露台猶豫給不給家人打電話的關係。正在鄭號錫發呆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間斷地震動。鄭號錫拿出了手機,銀幕上的名字正是他所想的那個人。鄭號錫立刻就接了起來,耳邊只有海浪的聲音、呼吸聲,沒有熟悉的低音。「哥你在哪?」鄭號錫問。過了幾分鐘後終於得到答復,「家裡。」鄭號錫很懂得聽聲音,那把聲音沒有平日私藏的溫柔,剩下的全部都是低落、憂鬱和遲疑。鄭號錫知道他根本不是在家,也知道他說謊的原因--不想讓他擔心。「哥,接下來玩這個吧?」朴智旻的聲音傳進閔玧其的耳朵。「嘟 嘟 嘟」電話掛了,鄭號錫的不安也隨之增加。「智旻阿,哥我有點事,先走了。」「那我跟他們講聲,你趕時間就趕快走吧。」「謝謝了智旻。」「嗯。你趕快找Suga哥吧」智旻總是在這方面很快就看穿,甚至比當事人更早。
  「爸,媽,新年快樂。」閔玧其在天光時剛好回到家,向不看好他前途的父母拜年。每次見到面、打電話,無論開頭如何溫馨,最後亦難免逃過矛盾、吵架。今年是當練習生第三年了,這三年間經過不少次數的勸告、爭執,父母的態度也變軟了點,但依舊希望自己的兒子不是去當甚麼偶像,出去靠樣子、才能去掙錢,很不切實際。可是閔玧其熱愛音樂,已經無法放棄音樂了,就像是他的另一條的生命、另一個心臟。新年這種喜慶的日子,當大家都和家人團團圓圓、相處融洽的時候,他就得獨身一人承擔著父母的盼望,受盡指責。每次的斥責讓閔玧其不禁重新思考自己是否應該繼續堅持。所幸的是,另一個家裡還有一個哥哥、五個弟弟互相支持、督促對方。這幾年每次和家人吵架後,都會來到這個海邊。自己小時候曾經在這裡遇溺,是父親救起了自己。雖然自己曾經在這裡掉了生命,但卻在這裡能感受父親對自己的疼愛。相比以前,現在去海邊的人很少,這裡人煙稀少 很適合讓人冷靜下來。可是,這份寧靜帶來了一點寂寞。也許是讓自己思考的空間過多了,想起了家裡的六個人、想起了他--鄭號錫。
  鄭號錫和自己的初次見面時,自己只穿著一條四角褲,毫無形象可言。那時候他剛進來,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只好努力把所有都練好。每天都努力跳舞,他很有天賦,可是讓他成功的是他的堅持、努力。得知自己是rap line的一份子後,畏懼地向自己請教。經過短時間而多的練習後,rap也有模有樣了。他的實力日益增長,背後藏有多少的汗水,我想是無法計量的,大概就像眼前的這片海水一樣無邊無際。這麼努力的弟弟,讓我多了一份憐惜、關心,本來以為對他只是弟弟的感覺,可是卻又好像更多了一份情感。這種時候總是會想起他,想聽到他的聲音,想看到他微笑的心形嘴,想牽他那個充滿骨感的手。手不自覺地撥打著那個悄悄背好的號碼。「嘟嘟 嘟嘟」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可是我卻沒有準備要說些甚麼。另一邊的聲音很吵,能聽到他們玩得很興奮、尖叫。聲音沒有間斷過,我也沒聽到嘟一聲。他說話了:「哥你在哪?」是他那把溫柔的聲音。該回答他甚麼,海邊?不,我並不想他來然後將我這份憂鬱分享給他。家?雖然說謊了,可是能讓他安心吧。「哥,接下來玩這個吧?」對阿,他們在遊戲廳玩阿,不能打擾他們歡樂的氣氛才對。
  閔玧其掛了電話後,閉著眼睛,聽著海浪聲、感受著寒冷的刺痛。過了一陣子,耳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閔玧其一睜開眼,那個腦海裡的人就出現了。他揮灑著汗水跑了過來,他連背包都沒背好,狼狽得很。但在閔玧其眼中,鄭號錫就是個移動的太陽,只要他出現的地方,就必會帶來溫暖、希望。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閔玧其面前。閔玧其默默地打開水瓶的蓋子讓鄭號錫喝。閔玧其聽著身旁急促的喘息聲自己的心也開始隨之顫抖,既想回復平靜但又希望這段時間能長久一點。他們之間並沒有對話,兩人默默地看著太陽的降落。「哥,我們回家吧?沒有太陽就變更冷了。」
  但在哥身邊,我完全不冷呢。這句話收藏了在鄭號錫心裡。
  但對我來說,你就是太陽阿。閔玧其也沒有這樣答覆。
  兩人關係沒有改變,只是 他們都發覺到對對方的情感罷了。